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

HK4TUC廖科樂心境決定境界 「四徑辛苦所以更難得」

HK4TUC廖科樂心境決定境界 「四徑辛苦所以更難得」
凡接受香港四徑(Hong Kong Four Trails Ultra Challenge,簡稱HK4TUC)挑戰的跑手,很大機會被歸類為「不正常人類」。廖科樂(Liu Fo Lok)於2024年以52小時02分24秒完成近300公里,成為今屆最快完成的跑手,自然會被筆者視為不正常人類的中堅份子。
「樂神」早在衛奕信徑前段已大腿受傷,伴隨他捱到梅窩郵筒的,是連月特訓換來的鋼鐵意志、心如止水的心理質素,大概還有《Dream It Possible》輕快的口哨聲。

HK4TUC 逆走麥理浩徑(100公里) ➔ 逆走衛奕信徑(78分里) ➔ 石澳往逆走港島徑(50公里) ➔ 跑落中環碼頭乘船到梅窩➔逆走鳳凰徑(70公里)

HK4TUC限制(只列主要規則)


• 選手自我補給,不設官方補給
• 前兩條山徑交接時可接受一名支援者補給,一名司機僅負責接送
• 禁用行山杖、禁聽歌
• 禁非選手陪跑
• 限時72內完成
• 60小時內完成為完成者Finisher
• 72小時內稱為生還者Survivor

HK4TUC是甚麼?

由Andre Blumberg創辦的香港四徑(HK4TUC)為逆走麥理浩徑(100公里)、衛奕信徑(78分里)、港島徑(50公里)及鳳凰徑(70公里)約298公里,海拔爬升逾14500米。香港典型住宅樓底為2.8米,14500米等同近5178.6層樓的海拔上升或下降,換算為近30幢香港最高建築物環球貿易廣場ICC。HK4TUC與一般山賽不同,不設官方補給點,同樣不設獎金。既然沒有獎金,有沒有人會為一場香檳雨及一件Tee的「獎品」?答案是有的,而且不止居住在香港的神人會接受挑戰,遠在北美的跑手如Trevor Meding都特意赴香港,只因挑戰自我極限。

HK4TUC與一般山賽不同,不設官方補給點,同樣不設獎金。
廖科樂間中回想四徑畫面 ,每次睇相都覺得不大真實
▲廖科樂間中回想四徑畫面 ,每次睇相都覺得不大真實
上屆申請不成功 今屆笑住起跑

52小時02分24秒完成四徑,即13小時45分完成逆走麥理浩徑、15小時46分完成逆走衛奕信徑、7小時41分完成逆走港島徑、及12小時42分完成逆走鳳凰徑。廖科樂在賽後Fitz直播的分享會,強調不要抱怨,無數低潮總會來,只要保持心情就好。細問之下,樂神指期待已久的挑戰來臨,站在位於麥理浩徑的四徑起點可算是夢想成真︰

「笑住起跑因沒有視四徑為比賽,只想按自己訂立的目標時間去完成挑戰,壓力不大。」

想參加四徑,需要向Andre Blumberg申請,但沒有公開入圍準則,上屆曾申請不成的廖科樂,今次在賽前百多日才收到四徑的正式邀請,連月保持超高強度訓練,沒有一日休息。在教練Jacky之助下,廖科樂鍛鍊出鋼鐵的意志。四徑起落大,日夜溫度也大,腳傷(右大腿在衛奕信徑太和一帶已受傷)加上胃部不適,還需要計算到補給、中環渡輪碼頭時間等事情,四徑不光單是體能挑戰,更需要與自己對話。

廖科樂指越野跑本身不太黐線,黐線在於四徑的距離同難度
▲廖科樂指越野跑本身不太黐線,黐線在於四徑的距離同難度
要相信自己

職場常見「否定症」,甚麼都先想壞處。未試過?不了,我只想盡早收工。以歷來第4快時間完成四徑廖科樂,卻是另一個極端——「肯定症」。即使受傷不適而長路仍漫,他仍然堅持下去,邊調整落腳方法,邊鼓勵自己:

「唔好發牢騷,玩得開心。」

下次跑手比賽時不如意,不妨照辦煮碗,看看能否像樂神一樣,憑九字真經走出低谷?

 

近300公里的路上痛苦難免,連與路上的人打招呼都被禁止下,能講聲加油打氣的人就只有廖科樂自己。一直以來他自覺跑步不太強,每次跑得不好或抽筋,廖科樂都會不斷問自己︰

「其實自己是否適合跑步?跳出來全職跑步係咪錯誤?」

一次又一次的否定, 神人都會懷疑自己,然而神人選擇相信。

廖科樂指距離太長,如何精心部署都可能出現意外
▲廖科樂指距離太長,如何精心部署都可能出現意外
Dream It Possible

每一步都超越自己,是面對羈絆的最好方法。運動改變了廖科樂的一切,體能是肉體可見的改變,更重要是要懂得苦中作樂︰

「運動徹底上改變自己,包括戒煙、戒酒、戒賭、戒蒲。」

今屆帶傷完成挑戰,由分享會的語氣,看來仍未算完全滿意,會否再接受四徑,挑戰黃浩聰的46小時55分四徑紀錄?

印度律師MAYANK VAID連續3屆接受四徑挑戰,由退賽到生還者到今屆成為完成者,廖科樂同意經驗對成績有明顯幫助,似乎沒有拒絕再踏上300公里之路。說不定廖科樂會再接受四徑考驗,屆時在他腦海中浮現《Dream It Possible》的歌詞「It’s not until you fall that you fly」,還有輕快的口哨聲。

廖科樂以《Dream It Possible》的歌詞總結四徑
▲廖科樂或會在右手增添新紋身,一個親吻郵筒的圖案

專題文章

wilson trail section 1-10
衛奕信徑全走1至10段︱海景芒草的節奏 八仙嶺留憶記
衛奕信徑(Wilson Trail)由赤杜柱峽道到南涌,是唯一橫跨香港島、九龍及新界的長途遠足徑,跨越8個郊野公園。1996年1月21日啟用的衛奕信徑全長78公里,在香港四大徑中長度僅次100公里的麥理浩徑。這條行山路線挑戰性在於不少起點和終點都在山中,絕對需要規劃行程及研究交通。
香港櫻花︱東涌、沙田、中大 市區到大埔都係賞花好地點
香港櫻花︱東涌、沙田、中大 市區到大埔都係賞花好地點
賞櫻花(英文︰Cherry blossoms/Sakura)不一定要去日本或韓國,香港近年種植了不同品種的櫻花,廣州櫻、鐘花櫻桃、富士櫻、吉野櫻分佈在香港市區或郊區,近至沙田石門站、香港中文大學、東涌櫻花園都可以輕鬆打卡,不需要行山行至身水身汗。櫻花花期由1月下旬至2月,而2024年1月下旬櫻花已開,襯熱鬧時候來了。
十個角度睇維港︱走訪山頂大帽山 坐船到離島零距離接觸
香港行山睇維港︱走訪山頂、大帽山 坐船到離島
維多利亞港簡稱維港,為香港島以北、九龍半島以南的海港,截至2022年面積為41.1平方公里。除了尖沙咀鐘樓、尖沙咀碼頭、灣仔會展、中西區海濱長廊外,你可以在香港行山、乘船以不同角度欣賞維港。香港曾被Cheapflights選為十大天際線第一名,更被夜景觀光Convention Bureau評為世界三大夜景之首,維港的絕對是世界級景色。